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噶玛巴千诺!

嗡达嘞都达嘞都嘞玛玛阿优布涅嘉那布真咕噜梭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空与非空(下)  

2009-08-12 12:01:16|  分类: 转载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转敬巴嘉措)

学佛不学空,到头一场空(2009-08-10 22:18:09)

标签:宗教 义谛 证悟 业力 悟空性 杂谈  分类:大师开示

(下部)

■竹庆本乐仁波切 开示

唯一能创造出你所经验的世界的人,那个如梦似幻的人——就是你!

英译中/金吉祥女

审订/陈曹倩

空与非空(下) - 果华 - 噶玛巴千诺!

去年中,第十七世噶玛巴历史性的首次访美之旅,

背后运筹维幄的「诸葛亮」,就是总策划本乐仁波切。

 

绝对的真理,如何平息相对的痛苦?

 

当面对困难或挑战时,我们应谨记这是过去的业力所致,然后运用我们的修持、智慧与悲心,来转化这些业力的种子。这即是非常重要的世俗谛修持。我们也应该记着:当谈论世俗的因果业力、缘起相依时,我们即是在讨论世俗谛。

 

从胜义谛的角度而言,所有的经验都是性空无我,如梦似幻。若是我们能记住这一点,那么我们即是把胜义谛的见地运用到世俗谛中,同时也将胜义谛的部份洞见,运用至世俗谛的修持中。在世俗谛的修持上,我们必须对业力——亦即因果与缘起相依有所了解,然后运用见地,来转化我们的恶业、增长善业。

 

当你看到或厌倦世俗生活中的种种痛苦时,谨记胜义谛的见地,并认出每一件事如梦的本质,将可以帮助你放松。但是,你也必须记得世俗谛的因果业力,并且面对它。在佛陀的教言中说到,你对空性的证悟愈深,愈是能觉察到世俗谛的精微之处。当你真正地证悟到了空性时,你会对业力相对的本质与其精准的运作更为敬重,同时你也能够更善巧地转化业力。

 

根据佛经记载,有位瑜伽士,声称已了悟了胜义谛的真义,但却不信因果业力,他其实尚未了悟空性。事实上,你对胜义谛的了悟愈深,对世俗谛就会愈重视。这是要点。否则,单单只是相信空性会产生危险,而导致断灭空的见地与行为。因为我们可能会这么想﹕既然每一件事都是空的,那你杀一个人、或是帮一个人都没有关系。这不是空性的正见。空性的正见是﹕在绝对的层次上视每一件事的本质为空性﹐但在相对的层次上视因果业力丝毫不爽﹐并且知道如何清晰精准地转化它。

 

在莲花生大师、帝洛巴、那洛巴的传记中,有许多关于他们显现神通的故事。我们应当明白这些显现,如穿越岩石等等,是他们已证悟空性的展现。他们在世俗谛当中展现胜义谛的见地。

 

当众人因见密勒日巴穿越过岩壁石墙而瞠目结舌时,大师对他们说道:「你们才是展现奇迹的人,我不算什么。万法的本质性空,但是你们却能令它们坚实存在,那才真是个奇迹!」证悟了胜义谛的瑜伽士,能够清楚地看到众生在世俗中的迷惑,并且透过他们的证悟将之转化。

 

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根据密勒日巴大师一首叫「转显相为道用」的道歌(Taking Appearances to the Path),写了一首名为「朋友」的道歌,内容是这样:

 

朋友即是空相,犹如水中月,设若执以为实,徒令痛苦增。

若知皆是空相,犹如水中月,如幻三昧离执,悲心将增长。

无焦点见增长,离执修增长,远离能作所作,行持将增长。

一切奇迹之中,最大之奇迹,一切美妙之中,无上之美妙。

 

当我们在修持无我时,可以唱唱这首歌,提醒自己所有的显现,都是如幻,亦如水中月。

 

证悟的体验,或者说是完全觉醒的体验,可以用意识清醒的梦,来做为最好说明的例子。那即是,虽然在梦中,但是你认出了你正在做梦。当你证悟了空性但仍然身处在这个世界中时,你看每一件事物都是如实清晰地呈现,但是你明白这些都是梦境。你的证悟开端于你有些许空性的瞥见(短暂的经验),继而又回到了以为坚实的执着,间又经验到些许空性的瞥见。对于空性的完全证悟来自于许多瞥见空性的体验。如果你能够来回地在空性的瞥见与坚实的执着之间游走,那么对你将会是很有帮助的。因为,在你能够完全证悟空性之前,你必须尽可能地多次体验到对于空性的瞥见。当所有这些短暂的体验凑在一起时,你就能够有对空性的完全证悟,而这就是能令真正的悲心出现于世的基础。

 

我们自身创造并累积自己的业力的这个观念,是佛法的中心思想。它指出并没有一个外来的造物者、超自然的生命体,或是自然界的力量,来创造出我们苦乐交织的世界。唯一能创造出你所经验的世界的人,那个如梦似幻的人——就是你。我们制造出自己的痛苦,也制造出自己的快乐,我们可以说是相当地「自给自足」。我们不需要仰赖任何外在的事物就可以如此。但是,我们也可以自立自强地去处理我们所制造出的痛苦和快乐。这真是个好消息。 

本乐仁波切说,你的证悟开端于许多瞥见空性的体验。

空与非空(下) - 果华 - 噶玛巴千诺! 

如何让空性禅修,成为行持中的悲心?

 

做为大乘佛法的修行者,重要的是我们能谨记空性的见解,并且修持世俗谛的慈心、悲心与因果业力。我们应该以悲心来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。同时,也努力修持令自身得解脱的方法。我们应试着去让他人明白,最好的帮助是来自于他们的自身。我们也应该了解到我们的能力有限;当我们证悟到佛的无我、智慧与悲心时,我们将能够更有效地帮助到众生。这时,我们可以透过悲智的力量去创造出喜乐,并转化痛苦与痛苦的原因,不仅仅是为自己,也可以是为其他的众生。

 

因果业力的修持,是一种间接帮助众生的方法,也可以说是一种「寂静的悲心」。当你对治自己的恶业,并将它转化为善业时,你就是在帮助众生。你为世界树立了一个绝佳的榜样,你也为创造出一个人人祥和安居的美好世界,而贡献出了一分力量。

 

因此,极为重要的是去开展真正的悲心,去保守菩提心(注二)的纯正动机,并且在胜义谛空性与世俗谛因果的见解上取得平衡。我们应当了解,所有业力的参考点——这个人、这个自己、这个我的本质是空的。并没有一个我,也没有所谓的我的行为,因此,也就无所谓的我的业力。业力之所以存在,之所以有作用,完全是在世俗谛的层面上而言。在究竟的层面上,它并不存在。当我们能够将空性的见解与我们在世俗中的行为结合在一起,我们会变得很有用处。一个可以做到这样的人,我们称之为菩萨;菩萨即是一个住在人世间,并且很努力地创造一个光明的环境,以利益他人的人。

 

 

本乐仁波切虽是转世圣者,仍示现以无尽的孺慕之情,侍奉上师竹清仁波切,

让人了解智慧传承原来可以这么动人。

 

聚积福德,以破我执

 

据说,如果你没有聚积足够的福德,那么你将无法证悟万法的空性。「聚积」指的是什么呢﹖「聚积」一词指的是许多小片段的集合,在这里它是指许多的知识、智能以及悲心的行为等等的集合。这也是代表着行持或者是觉知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行为,并且让它成为一个正面、良善的行为。事实上,行为与业力密不可分;在某方面来说,正面的行为本身即是福德。因此,聚积福德的修行道,也就是增长良善行为的行持。

 

福德的聚积是基于我执的对治;因此,聚积福德的修行,涉及去除执着与放下。在佛法传统的修持上,通常是以布施的行持为开始。我们首先由对治自身对物质的执着下手,如我的衣服、我的食物、我的财产等等。布施的行持,是直接断除我们的执着,断除我们对自身肉体形相的执着。因为,这种执着是产生恶业的根基与原因。透过训练自己实践善行,我们即是在断除我们恶业的根。我们先由放下对外在物质的执着开始,然后一步步地,我们练习放下对思维概念的执着,或者说是放下对整个所执取之内在宇宙的执着。

 

聚积福德最如法的修行,即是不要求如何回报的放下。换言之,放下的修持即是单纯地给予。无论所给予的,是你正面念头、你的悲悯心,或是一个物质上的东西,如果你能自在地给予而不求任何回报,那么这即是正确如法的聚积福德的修行。

 

透过学习与思维,如果我们能发展出某种程度的洞见与对心的了解,那么就有可能将它延伸至我们的行持当中,来对治我们的情绪或是烦恼。这种行持的目的,是能觉知到我们执着的每一个层面,然后放下它。当我们能够这样做时,我们执取的习气与我执就可以消除。自然而然地,我们通常会对任何所感知到的,或是任何意识中生起的对境产生执着﹔而当意识每一次的执取,都会在我们的心续当中留下一个执着的印记。随着每一个留下的印记,我们建立起自我的形像,并且更加地确信有我的存在。当我们练习放下,再三地反复修持后,不执取的习气就会取而代之,印入我们的心续当中。如此这般,我们破除了我执的围墙与以自我为中心的想法。因此,聚积福德的行持能引导我们至更高层次的了悟,而证悟到无我、智慧与完全的解脱。

 

 

本乐仁波切是西方弘法最成功的上师之一,他幽默而威严的风格,调伏了无数具信弟子。

图为仁波切在法幢所在地:西雅图那澜陀中心开示。

 

转化痛苦,改变业力

 

从日常生活当中,我们体验到我们无法直接将一些复杂微妙的观念,教导给那些极度困惑的人。因为,他们深陷在自己的痛苦中,什么也听不进去。我们首先必须做的是透过清除他们心中的妄念,而将他们的痛苦转化。类似这样,只要我们的心还仍然受到我执与恶业聚积的障蔽,我们是无法证悟空性的。因此,为了畅通我们的修行道,我们必须转化负面的业力,并聚积正面的行为。

 

转化的行持有几种不同的过程。在小乘与大乘佛法使用的一种方法是:透过正念的修持,来转化我们的烦恼或是负面的情绪。当瞋恨生起时,我们首先必须能够认出它。这即是正念的修持——当瞋恨生起时,即能觉察到它。当瞋恨已经在那儿了,我们就看着它的变化。无论它历经怎么样的改变,我们就这么看着它,然后放下,看着它,然后放下。对治其他的烦恼,也是采取同样的办法。当然,最终的转化将是看到我们心中如幻的烦恼本质是空性,而证悟到胜义谛的见解。但是,首先主要练习是能觉察到念头、烦恼的生起,看着它们,然后放下。依照我们不同的修持程度或是训练,还有其他不同的方法来对治烦恼。

 

从小乘佛法的观点而言,我们与我们烦恼的关系,就好比是在战场上的战士面对一个危险的敌人一般。我们将烦恼视为强而有力,且能破坏(disrupt)、扰乱 (disturb)我们心的敌人。我们尝试着以各种我们学过的方法,来对治并且转化我们心的负面倾向。当我们发现自己当下缺乏战胜敌人的能力时,我们就采取另一种善巧的方法——策略性的撤退,也就是拔腿快跑!逃跑也可以是有智慧的一种表现。当你逃离敌人时,你逃向哪里去?你逃回你的禅修蒲团上,让自己可以培养更好的正念、镇静与洞见。然后,你才能够有机会再度回到战场与你的敌人搏斗。

 

在大乘佛法中,我们与我们的烦恼有着一种不同的关系。在这个时候,我们学习如何和我们的烦恼做朋友。战场仍是一样,但我们以一种较为正面的态度来看待敌手。敌人帮助你成为一个战士。你无法成为一个没有敌手的战士;而且没有一个超强的敌手,你也无法成为一个伟大的战士。如果你的敌手很弱,跟他对打算不上公平,甚至是一种暴虐(abusive)。你需要有个跟你一样强、甚至比你还要强的敌手。然后,如果你能够战胜他,那可是一项伟大的成就。因此,大乘佛法的修行者会去感激敌手强而有力,也会去感激敌手的存在。这即是大乘佛法与敌人为友,并转化敌人的修持方法。

 

大手印与大圆满转化烦恼的方法,又更直接了当。在这个阶段,你只是看着心的本质。当你证悟了心的本质时,转化在剎那间发生。再也没有看着烦恼生起然后放下它的冗长过程,不再用像这样的方法,而是直接地切入。

 

当你可以做到如此直接地切入并转化烦恼时,就能拥有很大的能力去帮助其他的人了。在密勒日巴与莲花生大师的传记中,你可以读到他们如何地显化他们的证悟,以及他们如何地利益如此多不同种类的众生。这些大成就者们能够克服许多不同的痛苦,并且将许多的迷惑转化成为智能。因此,从奥义的证悟当中,大悲心才得以生起。由于它是基于智慧与无我,因此这种悲心是更为广大、更有力量。没有无我的智慧,我们会感到我们是在强迫自己去做一件我们办不到的事情,接着,我们变得沮丧。但是当智慧与悲心融合在一起时,沮丧无从存在。我们知道什么是可行的,什么是不可行的,然后可以有效率地将事情完成。这即是最高层次的正确行止。

 

因此,在行持中需要结合世俗谛与胜义谛的修持方法。经由培养正面的行为,我们得以对治世俗谛上的业力。然后经由无我见解的修持,视每一件事情如梦似幻、如水中倒映的月光,我们得以在胜义谛上转化业力。

 

在此修行道的阶段,我们行持的成果是对「人无我」的证悟(注三)。当直接证悟到了无我的真正本质时,其结果是非常显而易见的。痛苦,或者说是痛苦的幻相,是来自我执,而当我们的我执被连根拔起、被转化时,痛苦的原因将被消弭,轮回也将止息。

 

在究竟的意义上而言,轮回与涅盘并不是两件分开的事情。当痛苦的本质被认出来时,当下即是涅槃,即是觉醒。当它没有被认出来时,即是轮回。因此,这两者为一﹔它们是心的本质以及心的显现。不可分的轮回与涅槃,是为菩提心智慧的游戏显现,也是悲心与空性的双融。在觉性的空间中,悲心任运地显现,不受制约、也无任何作意。在这当中,我们发觉到对一切众生的爱。如是的悲心,即是我们本然的状态;当它圆满地开展出来时,即变成了无我的悲心,而带领我们超越出我执以及二元对立的境界。

 

 

本乐仁波切说,透过正念的修持,可以转化我们的烦恼或是负面的情绪。

当瞋恨生起时,觉知它、看着它,然后放下。

 

注一﹕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于1997年8月,在英国马尔巴之屋(Marpa House)所著。金.史考特(Jim Scott)翻译并编辑为英文。马尔巴翻译委员会版权所有。

注二﹕菩提心可译为觉醒的心。它指的是为能带领一切众生出离痛苦,同证圆满正等正觉的利他动机。

注三﹕在小乘佛法中,空性的见解与行持,是基于「人无我」的见地。但在大乘佛法中,无我有两层涵义:「人无我」与「法无我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